品牌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品牌建设>>科创评论

郑大科创评论 || 超越科技金融的逻辑:从浙江为大学生创业“兜底”的政策说开去

浏览量 : 2706次 发布时间:2022-03-25

640 (1).jpg

文丨付金(郑大科技园发展规划部助理研究员)


“大学生创业,政府买单。”

今年2月17日,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陈中在一场发布会上介绍,“大学生创业可贷款10万到50万,如果创业失败,贷款10万以下的由政府代偿,10万以上的部分,由政府代偿80%”。

此消息一出,被很多人形象地解读为浙江省在为大学生创业“兜底”,迅速登上了热搜。

随后,浙江省人社厅发布政策解读明确指出,所谓的代偿机制并非是免除了创业者的还款责任,而且代偿有着很严格的程序性限制,实施办法中还明确了追偿和核销机制,甚至还会影响创业者的征信。

不过,政府“包赔”的传言虽然很快被澄清,但消息还是引起了更加广泛和深入的讨论。

有的人认为,该政策有利于营造鼓励创业的氛围,其背后更多的意图是争抢大学生落户;有的人则认为,大学生不是创业的最佳主体,其经验不足,失败率较高,由政府偿还银行贷款的行为会导致很多道德风险。

在我们看来,对于该政策,不仅可以从支持创业、促进就业、争抢人才这个角度来解读浙江省的“代偿”政策,还可以从科技金融的运行逻辑层面来探讨“代偿”是否真正有利于创新创业的问题。

1、初创企业适合以贷款的方式融资吗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指出,这条政策引发我们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初创企业适合以贷款的方式拿到初始资金吗?在他看来,对这个问题的讨论甚至比政府代偿本身更有意义。

科技金融是科技创新与金融资本两者以一个统一的整体来发挥作用,科学技术的突破性创新与金融资本配置方式的创新最终耦合成了一种新产业、一个新的社会组织模式。

金融服务科创企业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债权融资,如银行信贷;二是股权融资,如风险投资、上市。虽然渠道多元,但由于科创企业的特殊性,如高风险、高投入、不确定性大、轻资产等,使得科创企业初期的金融服务者大多为风投机构,而非银行。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二者的风险和收益逻辑不同。

对于风投机构来说,其逻辑是高风险高收益的“股权”,谷歌在创业初期拿到的第一笔股权投资的融资金额是10万美元,上市之后变成了接近3亿美元,翻了3000倍,从谷歌获得的股权红利足以让投资人去覆盖很多失败的投资。

但对于银行机构来说,其逻辑是“债权”,获得的是固定的利息,不论这家企业最终多么成功,银行机构都难以分享企业的成长红利,甚至会有无法收回本金的风险,因此银行会进行严格的风险审查,并且获取有效的抵押资产。

回到上述的问题,初创企业适合以贷款的方式拿到初始资金吗?其实初创企业应更依赖于股权融资而不是债权融资,更何况,对于很多科创公司而言,它们大多缺少固定资产作为抵押,缺少足够的现金流来支付利息,在这种情况下,股权融资是最合逻辑也是最可行的方式。

然而我国的实际情况是,银行业在金融体系中占据了核心位置,风险资本尚不成熟,投资人和机构对科创企业成长初期关注较少,更倾向于“投后不投前”,等创新项目展现出一定盈利能力后再投资。因此,在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依旧是企业融资主渠道的背景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创新(例如推出知识产权质押贷款、投贷联动等金融产品,地方政府和银行合作采用风险补偿、担保、贴息等方式鼓励银行支持本地的科创企业等),或将是我国科技金融发展创新的一大重点。

2、初创企业如何跨越“死亡之谷”

科创领域有个耳熟能详的词——“死亡之谷”,它是技术成熟和市场成熟之间横亘的隔阂地带。风投界还认为,从科技金融角度来看,这个词还代表着创业者从享受第一笔种子资金带来的良好感觉到无法获得正式投资之间的巨大落差。哈佛商学院风投专家Josh Lerner估计,90%的创业者都会因无法跨越这段距离而走向失败。

既有的案例显示,创业者获得的种子资金很大部分是来自亲戚朋友,这些种子资金的投入与企业是否成功关系很小,他们资助的是创业者而非企业。还有些种子资金和补助款来自地方政府,其更多是为了鼓励创新创业,缓解就业压力,对企业的发展价值要求相对较低。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的统计,我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仅为3年左右,内部管理较为粗放,财务风险大,等等。创业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既要考虑企业的发展前景,又要考虑投资风险,初创企业又存在上述的弱势,这些都让投资人心存忌惮、不敢出手。

大学生创业更是“万死一生”,大学生初入社会,知识结构较为单一,对市场风险缺乏判断,对自身企业的长期战略规划有很大的随意性,抵御市场环境变化的能力更弱。

比如,健身运动应用Keep的创始人王宁在创建Keep之前,已经尝试了一次创业。其所在的大学为了鼓励学生创业,向一些项目提供种子资金进行孵化,王宁联合几位同学开始创业,但过了三四个月,王宁觉得创业已经可以提前宣告失败了,“创业者如果没有经历过足够的社会历练,根本没有能力带着团队往前走。整个团队就是几个小伙伴过家家。真要这么干公司问题非常大,必死无疑。”

王宁体会到了经验的重要性,他前后到六、七家公司实习,更是在在线教育创业公司猿题库全程体验了产品调研、招聘管理、团队执行、开发运营、投资洽谈等等企业运行中会涉及到的大小事务。2014年11月初,王宁团队敲下Keep的第一行代码,2015年2月4日Keep上线应用市场。上线一周后,Keep就完成了A轮融资。

万事开头难,在有关人士看来,浙江省的政府“代偿”政策的确击中了大学生创业的早期需求,但这种融资方式的作用是有限的,且其本质上是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还款缓冲期,是否能发挥出鼓励创业的实际作用则需要长期观察。

长远来看,相关部门运用财税政策,创造更好的科技金融生态环境来支持创新创业的发展,培育好科技服务平台以着力帮助企业化解在技术创新和发展中遇到的一些瓶颈,为其提供高效率、全方位的投融资服务,既是扶持成长性较好的创业项目的需要,亦比耗费心思设立创业担保贷款来的更为长久和有效。

3、人才工作的“浙江样本”

当然,浙江省的“代偿”政策,也并非新政,可以追溯到2015年浙江省政府发布的《关于支持大众创业促进就业的意见》。该政策出台的背景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23号)文件精神。

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中国城镇新增就业与2013年同期相比多增了10多万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就业不减反增,主要得益于当时大力推行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企业准入门槛降低、手续减少,极大调动了全社会创业兴业的热情,带动了1000万人以上就业。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写下“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新创业与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深度融合,成为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引擎,为扩大就业、促进社会纵向流动提供了有力支撑,进而带动经济增长。

浙江省除了杭州市区,全面放开了专科以上学历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杭州的落户条件为本科以上学历。

除了创业“代偿”政策,高校毕业生到浙江工作,可以享受2万到40万不等的生活补贴或购房租房补贴;从事家政、养老和现代农业创业,政府给予10万元的创业补贴;大学生到浙江实习的,各地提供生活补贴;对家庭困难的毕业生,发放每人3000元的求职创业补贴。

无独有偶,近年来,各省市给政策、给待遇、给条件,拿出生活补贴、租房补贴、购房补贴以及其他福利等真金白银的补助,有人总结城市“抢人三连送”:送钱、送房、送户口。

比如,符合条件的创业和投资人才可以落户上海、45岁以内本科生可以落户成都、40岁以内大学生可以落户合肥和武汉、福州全面放开落户限制,打响落户“零门槛”第一枪;云南省“兴滇英才支持计划”对人才最高发放工作生活补贴100万元;郑州、苏州、天津为落户工作的大学生提供生活及购房补贴,等等。

对人才的争夺,特别是对应届毕业生和高端人才的争夺已有愈演愈烈之势,但在我们看来,政策举措只是表面,我们更多需要的是汲取其背后真实的政策逻辑,即吸引年轻人才、创造宽松环境。

“人才到哪里,科创高地就会到哪里”,在科技创新已成为城市发展逻辑起点的今天,有人才,城市才有未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各地人才引进政策不断完善,补贴的较量也将变成城市综合能力、服务水平、产业结构、资源配置、营商环境、经济活力、发展前景的较量。

教育部统计数据表明,我国2022届高校毕业生将达到1076万人。

“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大力引进高校毕业生。”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陈中表示,高校毕业生是宝贵的人才资源,浙江省始终坚持把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当作人才工作来抓。

参考文献:

[1]《一个真问题:“政府代偿”有利于创业吗》傅蔚冈

https://mp.weixin.qq.com/s/VhK3ShOnvEo9j7AeQINIwQ

[2]《为什么很多创业者无法拿到第二笔投资?》Sam Hogg & 金笙

https://magazine.cyzone.cn/article/199503.html

640 (4).jpg